单位全称:福州格致中学

校长: 徐聪

电话: 0591-87551793

邮箱:

地址: 福建省福州市法海路41号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学生天地>> 《青橄榄》



推荐图书:《白雪少年》

详细内容:

文章作者:twlz   更新时间:2016-12-05   查看次数:310   


推荐图书:《白雪少年》  作者:林清玄


他说:

每一个国孩子都是一面清明纯净的镜子,是一粒掉落在土地上的麦子,是一支在旷野里飞行的箭,是一棵等待春天发芽的树――每一个少年都是一个世界。
国的少年孩子,我们不要为挫败而哭,因为大国文化的孩子不随便落泪。
如果我们哭了,国的明日、国的春天,将在我们晶莹的泪光里看见。

我们的孩子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纯洁;

我们小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有的是时间。

就像一片白雪,乍看什么都没有,可是却有无限的生机在其中蕴藏和萌动,等待着春天。这是作为少年,最可珍惜的地方。


内容节

    我最喜欢清晨曦光初见的时刻。那时,一天的劳动刚要开始,心里感觉到要开始劳动的喜悦,而且面对一片昨天采摘时还青涩的果子,经过夜的洗礼,竟已成熟了,可以深切地感觉到生命的跃动,知道每一株果树全都有着使果子成长的力量。我小心地将水蜜桃采下,放在已铺满软纸的箩筐里,手里能感觉到水蜜桃的重量,以及那充满甜水的内部质地。捧在手中的水蜜桃,虽已离开了它的树枝,却像一株果树的心。
  采摘水蜜桃和梨子原不是粗重的工作,可是到了中午,全身几乎已经汗湿,中午冬日的暖阳使人不得不脱去外面的棉衣。这样轻微的劳作,为何会让人汗流浃背呢?有时我这样想着。后来找到的原因是:水蜜桃与水梨虽不粗重,但它们那样容易受伤,非得全神贯注不可――全神贯注也算是我们对大地生养的果实应有的一种尊重吧!
    才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差不多把果园中的果实完全采尽了,工人们全部放工,转回山下,我却爱上了那里的水土,经过果园主人的准许,答应让我在仓库里一直住到春天。能够在山上过冬是我意想不到的,那时候我早已从学校毕业,正等待着服兵役的征集令,由于无事,心情差不多放松下来了。我向附近的人借到一副钓具,空闲的时候,就坐客运车到雾社的碧湖去徜徉一天,偶尔能钓到几条小鱼,通常只是饱览了风景。
    有时候我坐车到庐山去洗温泉,然后在温泉岩石上晒一个下午的太阳;有时候则到比较近的梨山,在小街上散步,看那些远从山下爬上来赏冬景的游客。夜间一个人在仓库里,生起小小的煤炉,饮一壶烧酒,然后躺在床上,细细地听着窗外山风吹过林木的声音,深深觉得自己是完全自由的人,是在自然中与大地上工作过、静心等候春天的人。
    采摘过的果园并不因此就放了假,果园主人还是每天到园子里去,做一些整理剪枝除草的工作,尤其是剪枝,需要长期的经验与技术,听说光是剪枝一项,就会影响明年的收成。我的四处游历告一段落,有一天到园子去帮忙整理,我所见的园中景象令我大大吃惊。因为就在一个月前曾结满累累果实的园子,这时全像枯萎了一般,不但没有了果实,连过去挂在枝干尾端的叶子也都凋落净尽,只有一两株果树上,还留着一片焦黄的、在风中抖颤着随时要落在地上的黄叶。

乡下老家屋旁,有一块非常大的空地,租给人家种桃花心木的树苗。

桃花心木是一种特别的树,树形优美,高大而笔直,从前老家林场种了许多,已长成几丈高的一片树林。所以当我看到桃花心木仅及膝盖的树苗,有点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种桃花心木苗的是一个个子很高的人,他弯腰种树的时候,感觉就像插秧一样。

树苗种下以后,他常来浇水。奇怪的是,他来的并没有规律,有时隔三天,有时隔五天,有时十几天才来一次;浇水的量也不一定,有时浇得多,有时浇得少。

我住在乡下时,天天都会在桃花心木苗旁的小路上散步,种树苗的人偶尔会来家里喝茶。他有时早上来,有时下午来,时间也不一定。

我越来越感到奇怪。

更奇怪的是,桃花心木苗有时莫名其妙地枯萎了。所以,他来的时候总会带几株树苗来补种。

我起先以为他太懒,有时隔那么久才给树浇水。

但是,懒人怎么知道有几棵树会枯萎呢?

后来我以为他太忙,才会做什么事都不按规律。但是,忙人怎么可能做事那么从从容容?

我忍不住问他,到底应该什么时间来?多久浇一次水?桃花心木为什么无缘无故会枯萎?如果你每天来浇水,桃花心木苗该不会枯萎吧?

种树的人笑了,他说:“种树不是种菜或种稻子,种树是百年的基业,不像青菜几个星期就可以收成。所以,树木自己要学会在土里找水源。我浇水只是模仿老天下雨,老天下雨是算不准的,它几天下一次?上午或下午?一次下多少?如果无法在这种不确定中汲水生长,树苗自然就枯萎了。但是,在不确定中找到水源、拼命扎根,长成百年的大树就不成问题了。”

种树人语重心长地说:“如果我每天都来浇水,每天定时浇一定的量,树苗就会养成依赖的心,根就会浮在地表上,无法深入地下,一旦我停止浇水,树苗会枯萎得更多。幸而存活的树苗,遇到狂风暴雨,也会一吹就倒。”

种树人的一番话,使我非常感动。不只是树,人也是一样,在不确定中生活的人,能比较经得起生活的考验,会锻炼出一颗独立自主的心。在不确定中,就能学会把很少的养分转化为巨大的能量,努力生长。

现在,窗前的桃花心木苗已经长得与屋顶一般高,是那么优雅自在,显示出勃勃生机。

种树人不再来了,桃花心木也不会枯萎了。


读后感  

真如白雪一样无暇的少年时光,因为它那样白那样纯净,几乎所有的事物都可以融涵。
和席慕容作为女性特有的敏感细腻有所不同,林清玄的文笔流畅清新,有一种醇香浪漫的情感,平凡中有着感人的力量。既有女性清新浪漫的情结,又包含男性刚正威严的一面,读来千回百转,韵味无穷。正如这一篇《白雪少年》,便是用泡泡糖的故事写出了年少时光,写出了母亲的爱,写出了人生荏苒。
我们谁儿时没吃过泡泡?五颜六色的包装纸,甜滋滋的口感,都让我们一群小屁孩儿想方设法吃到嘴里。赖在地上打滚,然后一边打滚一偷看母亲的脸色。妈妈怕我蛀牙,也总不让我吃糖。林清玄短短的一句话,就勾出我心中无数的回忆,记得我也曾这般和妈妈耍赖。是啊,那些岁月虽然在我们的流年中消逝,但借着非常非常微小的事物,往往一勾就是一大片。林清玄用白雪形容的该是怎样纯情的少年时啊。
我正走过作者无线缅怀的时光,我对林清玄那些刻在心底的记忆感同身受,倒不是泡泡糖的种种珍贵,而是这白雪一般的少年时光——
功课越来越重,压力越来越沉,竞争越来越大。这是个快餐时代,我们行色匆匆,无暇顾及其它碎琐的事。一张保存完整的糖纸,能让我们顿住脚步,坐下来顶认真地回忆过去的种种。我那时候,在盛夏炎热的午后总不肯午睡,和几个小伙伴买几块泡泡糖,是那种包装纸可以撕下来粘在墙上,再扯下来时便在墙上印好了一幅贴画。单元楼门口整整齐齐贴了足有上百个,原来总和小伙伴们无比自豪地指点着这几个是我的,那几个是你的。可到了现在,背着书包脚步匆匆低着头背着单词快步经过却再也不会抬头看一眼。原来想起来,我也曾有那样天真烂漫的时候呢。


作者简介

林清玄, 笔名秦情,名字来源:大猪清而不玄。台湾高雄人,1953年生于中国台湾省高雄旗山。毕业于中国台湾世界新闻专科学校,曾任台湾《中国时报》海外版记者、《工商时报》经济记者、《时报杂志》主编等职。他是台湾作家中最高产的一位,也是获得各类文学奖最多的一位。他被誉为"当代散文八大家"之一。1953年生于中国台湾省高雄旗山

小编有话说:林清玄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位作家,读林清玄的书,总会有一种难以名状的触动,那些或宁静或激昂的文字,给予我太多太多。 不得不说,林清玄的文字是值得去捧一盏清茶细细品味的。


推荐理由

①每次看这本书都会感觉心灵被洗涤了,林清玄的文笔不用多说大家也都知道了,课上正巧碰到老师推荐的作者里有林清玄,就想到了。真正开始写书推之前又去看了一遍,那些对童年的追忆让我受到了很大的触动。

②相信这样一本值得人反反复复仔细看仔细思量的散文集能给大家在写作方面带来一些启迪,丰富拓展我们的知识面。



相关新闻

信息总数:4365条 今日信息:0条 本月信息:1条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3-2008 福州格致中学 闽ICP备16027016号
福建省福州市法海路41号 | 电话:0591-87551793 |  留言:fjsfzgzzx#163.com